这5个国际城市是如何将固废处理的?

——

 二维码

联合国环境署最新报告《迈向零污染地球》提出了50条反污染行动,有5条直接涉及固体废物。

 其中1条强调,国家层面的政策和监管有助于将经济推向更可持续的轨道。 

但实际上,具体的实施通常由地方来完成。

以下5个国际城市在应对固体废物挑战方面的做法。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微信图片_20190201144420.jpg

日本 大阪

微信图片_20190201144425.jpg

说起垃圾焚烧厂,人们一般会有种唯恐躲之不及的感觉。但日本大阪却有一座宫殿般的垃圾焚烧厂——“舞洲工场”。它建在大阪的一个人工岛上,由奥地利著名生态建筑设计师百水(Friedensreich Hundertwasser)设计。

建筑融合了技术、生态、艺术元素。引入绿化元素来表现建筑物与自然的和谐,建筑物表面红色与黄色的线条象征垃圾处理厂燃烧的烈焰。

焚烧厂是日本大阪从污染热点转变为环保先锋的象征。

20世纪70年代,大阪周边重工业迅速发展,人口也急剧膨胀,与此同时,整个城市空气和水污染严重。

大阪的官员开始严格控制工业废气排放量,关注健康议题,重视环境规划,并加大力度拓展绿色城市空间。随后,二氧化硫等空气污染物稳步下降,地铁系统的发展极大减少了氮氧化物的排放。

1991至2014年间,废物回收使需要处理的废物量减少了一半以上。大量的垃圾被运往焚烧厂进行焚烧,产生的热量可用于发电,电量足以供应125,000户家庭和市政热水。

垃圾最后变成垃圾灰,其体积只有原来的5%,垃圾灰被拉到附近用于填海造地。垃圾焚烧过程中产生的有毒气体也在经过一系列高科技无害化处理后通过烟囱排出。

印度 阿拉普扎

微信图片_20190201144430.jpg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在2017年“世界环境日”宣布将改变印度各地垃圾如山的状况。为实现这一目标,各城市可以借鉴阿拉普扎的做法。

几年前,阿拉普扎的路边和运河充斥着臭气熏天的垃圾。这一素有“东方威尼斯”之称的旅游胜地,地位受到严峻挑战,而当地居民和游客也困扰于漫天飞舞的苍蝇和蚊子。 2014年,在当地居民的抗议下,该市关闭了主要的垃圾填埋场。

自那时起,阿拉普扎引入分散式废物管理系统,将分离出的可生物降解的垃圾,在小型的堆肥厂中进行处理,为当地174,000名居民提供了可用于烹饪的沼气。

阿拉普扎在2016年获得印度重要环保NGO(科学与环境中心)所颁发的清洁城市奖。

斯洛文尼亚 卢布尔雅那

微信图片_20190201144440.jpg

卢布尔雅那是欧洲第一个宣布达到“零废弃”标准的首都,它通过推行垃圾分类回收,创造了历史纪录的垃圾产生量新低。

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卢布尔雅那在分类回收率上远远领先欧盟其他国家,市政垃圾的回收率达到61%。2016年该城荣膺欧盟委员会颁发的“欧洲绿色之都”荣誉。此外,在市中心禁车,兴建公园等举措使斯洛文尼亚发展为可持续的旅游目的地。

卢布尔雅那挨家挨户监督垃圾的分类和收集,督促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养成习惯,防止垃圾堆放,取得了显著的效果。数据显示,垃圾回收量从2004年的每人16公斤增加到2014年的145公斤;送往垃圾填埋场的垃圾数量下降了59%;垃圾总量减少了15%。 2014年平均每户每月的垃圾管理成本低于8欧元。

卢布尔雅那的案例证明,源头减量、重复利用和分类回收不仅可以节省处理费用,还可以保护自然环境和公众健康。

马来西亚 槟城

微信图片_20190201144444.jpg

在槟城繁华的乔拉斯塔市场吃夜宵,吃不完的食物不会被倒掉,而是被放置于一台机器里,变成农民的肥料。

生物再生食品加工机是槟城进行垃圾堆肥的秘密武器。该机器结构紧凑,无异味,不吸引害虫,用水和微生物溶液研磨有机废物,最终形成液态肥料。

去年,当地政府要求槟城所有居民从源头对废物进行分离。鉴于槟城的垃圾有40%至50%是有机物,大规模堆肥可以大大减少城市所面临的垃圾填埋空间不足的压力。这也能解决有机物与其他垃圾一起倾倒时产生强效温室气体甲烷的问题。堆肥也降低了运输和废物处理的成本,并有助于防止城市下水道污染。

哥伦比亚 卡希卡

微信图片_20190201144449.jpg

0
-->
上一篇习总书记:垃圾分类工作就是新时尚
下一篇垃圾再生|瑞典用真空垃圾收集 助力可持续城市发展

系统与产品

我们从客户的角度去看待项目,确定他们的需求,创建解决方案,提供真正满足客户需求的产品和服务。

——
鼎盛彩票 大运彩票 苹果彩票 鼎盛彩票 大运彩票 葡京彩票 广发彩票 葡京彩票 苹果彩票 苹果彩票